砏亣

除纸笔代喉舌 我千种思想向谁说

我知道我长久以来在难过什么了!我在难过别人为什么不能一直无条件宠我爱我,我在难过凭什么别人要凶我,我在难过“虽然我可以不喜欢你但你一定要喜欢我喜欢的要死”。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自私了。


评论